“预装软件”让谁得利

2015-12-08 08:21:37 点击数:

“预装软件”卸载,受此影响最大的是低端手机用户。三五百块钱就能买一台廉价智能手机的时代,或许就此结束。低收入阶层关于手机价格的“痛点”被忽视了。

最近工信部发布手机APP管理的征求意见稿,要求商家除确保基本功能外,预装软件必须可以卸载,引发关注。

互联网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也在改变词汇。此前我们抱怨会用问题、需求之类的说法,现在出现新词:痛点。据说这词有精确含义,专指需求迫切,乃至达到痛苦的地步。如果不那么迫切,最多称“痒点”。至于智能手机横扫市场一举取代传统手机,那无关痛痒,而是“创造需求”。

在经济学领域,这些说法并没有本质的区别。任何竞争市场,商家总是不断取悦消费者。这个过程并非一劳永逸,而是惊喜和烦恼、痛和痒交织相伴。消费者选择时也在权衡,一旦有竞争者超越,先行者的盖世功绩会被迅速遗忘,它遗留下的麻烦会被放大,成为亟待解决的“新痛点”。经济学家米塞斯曾说过,消费者是冷酷无情的。

十几年之前,上网安全却是大问题。杀毒软件收费不菲,购买安装都很麻烦,大量电脑裸奔。不久之后,各种“安全卫士”登场。这些软件都是免费,除了传统的防木马、杀毒业务,它们还清理垃圾文件、修复漏洞、清理痕迹等,简直贴心到家。很短时间内,安全软件横扫市场。

免费服务当然不是没有代价,软件运营商总要通过其他手段把钱赚回来。旧问题基本解决,新烦恼接踵而至。往往安装一个软件,附带一大串软件盘踞上来,江湖称之为“全家桶”。很多软件基本无用,它们不但占据内存,影响速度,甚至还窃取隐私。最近两年,科技媒体关于此类流氓软件的谴责非常多。

中国上网人群层次复杂,高端人群抱怨不满的同时,主流网民却很满意,新兴网民还在涌入。“无良软件”提供的服务还有很大市场。它们的劣迹逐渐暴露,这也给其他商家提供了机会。

目前“全家桶”之类的东西依然盛行,和主流人群的经验不足,技能较差有关。他们对于“保驾护航”之类的服务还有很大需求。只要市场足够自由,新产品涌现,各种“痛点”自然会慢慢解决。很多人强调“市场监管”,其实市场本身的自净能力更为有效。

从电脑说到手机,道理同样如此。预装不能卸载的软件,体验非常不好,手机商家却能获得丰厚的收入。手机行业竞争激烈,利润微薄,商家需要保持盈利,还要不断杀价,占领市场。尽管体验不好,消费者享受了廉价手机的好处。软件不能卸载构成了手机用户的“痛点”,一些商家以此为卖点,声称要干掉“打不死的小强”。大品牌手机的预装软件逐渐可以卸载,他们甚至推出监测流量的软件,以此消除用户顾虑。随着竞争深入,手机业界会在软件收入和用户体验两端,找到合适的平衡点。

这或许将大大降低预装软件的价值,减少商家收入,最终影响到手机价格。受此影响最大的是低端手机用户。三五百块钱就能买一台廉价智能手机的时代,或许就此结束。低收入阶层关于手机价格的“痛点”被忽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