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创始人的去哪儿 未来将走向何方?

2016-01-06 08:21:59 点击数:

携程联姻去哪儿后最受人关注的事情终于在2016年第一个工作日靴子落地。

昨天,去哪儿创始人、CEO庄辰超(微博)发内部信,宣布将辞任去哪儿CEO、董事一职,一同而来的,是去哪儿高管层的剧烈变动。

庄辰超在内部信中宣布,去哪儿网原执行副总裁和目的地事业群负责人张强将接替彭笑玫担任COO,去哪儿网原战略及投资者关系高级总监朱小路将接替赵轶璐担任CFO,杨淼、甘泉、何伟平、李继锋将担任更高技术职务,分担接替CTO吴永强的工作。

CEO、CFO、CTO、COO全部换人,这意味着去哪儿的创始团队及元老几乎集体离开。这比此前外界的猜测更加决然:在2015年10月26日,携程与百度达成换股交易,与去哪儿事实上建立了资本、股权方面的联系后,有关庄辰超去向的猜测就从未停歇。

彼时,熟悉庄辰超性格的人对腾讯科技表示,庄辰超很可能出局,去哪儿由梁建章接手。“梁建章和庄辰超都是旅游行业领军人物,梁进入去哪儿的董事会,庄不太可能给梁打工的。”而经过两个月过渡期后,庄辰超最终离开去哪儿,一同离开的还有与庄辰超一起缔造了去哪儿OTA巨头地位的创业伙伴。

不过相较庄辰超的未来,失去创始人的去哪儿未来如何发展或许更加吸引人们的关注。

在去哪儿核心业务机票预订上,近期航空公司断供去哪儿引人注目;在另一大业务酒店预定上,新美大虎视眈眈;而退改签猫腻、到店无房等服务顽疾,也在侵噬去哪儿的用户口碑。

在庄辰超领导下狂飙突进几年后,去哪儿站在了一个新的路口。怎样应对外部挑战,怎样发挥内部优势都是尚待解答的问题。而失去了创始人的去哪儿,未来命运如何或将更多取决于携程的规划。

机票业务遇挑战

昨天对去哪儿而言也许格外难熬,就在庄辰超宣布去职不久,东航与国航相继宣布与去哪儿网暂停合作,并关闭在去哪儿网的旗舰店。截至目前,四大国内航企均已与去哪儿网暂停合作。

国航和东航在公告中表示,近期收到大量关于去哪儿网的旅客消费投诉,涉及加价销售机票、擅自变更机票使用条件、多收退票或改期费用及航班时间变更不通知等内容,损害了旅客权益。这与南航和海航的声明类似。

去哪儿此前发布声明称,暂停合作是由机票展示排序未达成一致引发,消费者可以继续在去哪儿网上正常购买南航和海航的机票。

但亦有业内人士表示,航空公司接连暂停与去哪儿合作看上去像是一场商量已久的一致行动,而触发这场航空公司围剿的,也许与去哪儿正在机票销售系统推广的穿山甲项目密不可分。

根据去哪儿方面的介绍,穿山甲是一个全新的机票交易系统,采用“预约出票”的方式,由消费者自主选择价格进行预约支付后,供应商在后台进行抢单出票。该系统在上线一周后已覆盖绝大部分国内及出境航线。

有业内人士分析,航空公司中止与去哪儿的合作或与穿山甲项目带来的影响有关。在穿山甲的交易模式下,供应商根据消费者的出价会提前锁定航班位置,此举给航空公司售票带来影响。由此,航空公司选择中止与去哪儿合作表示抗议。

扩张压力

但以穿山甲对抗传统票务代理模式的去哪儿,或许有着自己的苦衷。

已经获得国内在线机票预订大部分份额的去哪儿正在大力推进国际机票业务,国际机票业务的特点使得去哪儿不得不改变游戏规则。

这无疑会为去哪儿带来来自航空公司和部分票务代理商的阻力,但对追求扩大市场份额、提升盈利能力的去哪儿而言,这又是必须的选择。

近几年流血爆发式的扩张奠定了去哪儿在OTA市场地位,但去哪儿如想再往前一步,将遇到来自传统行业比此前更加激烈的抵抗。

更值得担忧的是,穿山甲项目或许只是引发航空公司围剿的导火索。航空公司自身的转型诉求、去OTA化的趋势才是断供去哪儿的根本原因。在这场航空公司发起的外部挑战中,去哪儿利用自己的市场影响力能赢得多少话语权依然值得观察。

不过航空公司与竞争对手联手的做法已逐渐构成壁垒,就在海航宣布断供去哪儿的同一天,此前获得海航5亿美元投资的途牛宣布,途牛与海航及南航均保持紧密合作,途牛将持续提升用户体验,并维护良好的行业发展环境。

美团施压

在航空公司联手抢夺在线机票预订业务话语权的同时,去哪儿在中低端酒店在线预订上已遭到来自新美大的阻击。

根据新美大2015年公布的年中数据,2015年上半年美团酒店交易额为53亿,消费间夜量突破3300万,美团旅游交易额18亿,预估2015年全年交易额将达到51亿。这一数据足以让在线旅游玩家有危机感。

同时2015年7月,美团宣布设立酒店旅游事业群,负责出行度假平台的建设,围绕“消费者出行、度假等场景的消费需求”与产业上下游广泛合作,随后宣布收购酷讯,发展交通票务业务。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后,新美大的协同效应更加不容小觑。

2015年年底在线酒店预订行业传出的,去哪儿针对美团进行切客行动的消息已经说明美团对去哪儿的现有业务已经造成威胁。

美团的地推铁军保证了其极强的线下执行力,去哪儿能够守住自己在中低端酒店线上预订业务上的优势,需待时间检验。

选择赛道

尽管创始人选择离开去哪儿,但去哪儿的征程显然尚未结束。

面对来自航司、美团对核心业务的威胁,去哪儿的应对之策或者说携程如何安排去哪儿应战,决定着去哪儿是否能维持自身OTA巨头的地位。

去哪儿新任CEO谌振宇在昨天发出的内部邮件中,对去哪儿的人事、架构做的安排或许能够透露出去哪儿接下来的发展规划。

内部邮件显示,去哪儿将新设立:金融事业部(杨淼任事业部CEO)、创新事业部(执行副总裁杨威兼任CEO,带领车票SI、智能旅行SI、攻略SI、预付卡业务)、专车事业部(李乔任CEO)。

金融事业部的设立意味着去哪儿也将在途牛、同程之后涉足金融领域,而金融业务被业界认为是在线旅游公司提升盈利能力的重要途径。此举透露出去哪儿期望提升盈利能力、减少亏损的意图。

包括智能旅行、攻略、预付卡等业务的创新事业的成立,体现出去哪儿构建防御形业务的意图。

耐人寻味的在于成立专车事业部。目前去哪儿尚未详细介绍其具体业务和职能,但专车事业部的设立,显示出去哪儿或已将滴滴等互联网出行平台视为竞争对手。

事实上,在很多业界人士眼中,滴滴等互联网出行平台将是OTA接下来不可忽视的竞争对手。而几天前,Uber已在美国成立旅游事业部。在这样的趋势下,去哪儿成立专车事业部进行防御也就不难理解。

去哪儿的专车业务将与旗下其他业务如何协同,与目前势头正盛的互联网出行平台将发生什么新的故事,值得期待。

酒店聚焦

设立新业务的同时,去哪儿原有业务也进行了调整。

大住宿事业部,公司COO张强兼任CEO,原无线事业群酒店业务线、目的地事业群、酒店及海外事业群合并;平台事业部,甘泉任CEO;原无线事业群功能拆分到各个事业部和总部,度假和门票事业部不变。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2015年9月初,去哪儿刚刚进行一轮架构调整,彼时酒店事业部升级为高星酒店及海外业务事业群,去哪儿网表示将对于目前占酒店30%多的高星酒店业务加大投入力度。

此次高星酒店及海外业务事业群被合并进大住宿事业部,释放出去哪儿将重新聚焦中低端酒店业务的信号。而通过这个信号,也可以窥见携程对去哪儿的安排:发挥去哪儿团队优势对标美团,守住中低档酒店份额。

综合来看,失去创始人庄辰超的去哪儿,进攻气势明显减弱。而进入新发展阶段的去哪儿未来如何前行,将更多取决于携程对其的安排。

而从去哪儿调整的种种迹象来看,其未来最紧要的任务,或许就是如何为携程帝国添砖加瓦。

可以预见,未来一段时间内,在线机票酒店领域依然会有恶战。而迎战的去哪儿,已经彻底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