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角度看微信用户的红包大战

2014-02-07 08:54:30 点击数:

微信用户的春节红包“大战”终于告一段落。据官方数据,从除夕开始,截至大年初一16:00时,参与抢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平均每分钟领取的红包达到9412个。

与外界传言的“一天突破一亿用户”相比,微信红包的真实用户量还相差深远。于是各种“不过如此”的评论又开始出现。从使劲追捧到“客观看待”,不过一周多时间。

事实上,大可不必纠缠于微信红包的爆发是否如外界所预期,也不可计较它是否是短暂爆发的产品。换个姿势看微信红包,反倒可以看到更具普适性的价值。

试想,一个小团队10来天的作品,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公众账号,最终演变成几百万人的节日狂欢。背后的逻辑是什么?除了大家所谓的“私密社交的力量,时间节点的选择,游戏化的产品设计”外,是什么力量让红包这样的古老产品,老树开新花?

姿势一: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艺术家谈到作品时,经常会说“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移动互联网的产品同样适合这一逻辑,微信红包就是一款源于生活,但又高于生活的产品。

红包是国人生活的传统。结婚宴请,孩子百日,红包迎送,礼尚往来,不可避免。春节更是红包来往的佳节。当这样一款传统产品被互联网改造,并在微信的私密社交平台传播时,它天然地被赋予了生命力。因为它是源于生活。

互联网天然的便捷性,让微信红包比传统红包多了更多玩法。微信红包的功能看似简单,但其中的“抢红包”直击人心。通过计算机算法的随即发放,彻底摆脱了传统红包的交互形态,更有趣味,更有氛围,更有传播力。这是高于生活的地方。

所以,日常生活中原本存在的需求,哪怕看似很小,一旦与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网结合后,就会爆发出全新的生命力。

类似的产品很多,比如大众点评。民以食为天,吃饭是几千年的事情,以往要找饭店全靠口口相传,后来有了114查询,也不方便。大众点评一来,彻底改变了大家吃饭的习惯。

比如滴滴打车,都市人的基本生活需求。在没有被改造前,人们是站在街边打车。被改造后,现在是在室内约车,足不出户,不用忍耐寒风酷暑。

需要相信,随着移动互联网对各行各业的深入渗透,类似需求会被进一步挖掘,进一步改造,从而不断爆发出更多优秀的产品。

姿势二:老树新花,花期变长

红包是个古老的产品,微信让其再度开花,典型的老树发新花。不同的是,微信红包的花期更长,花朵更繁。

传统的红包是一次发放一个,一次性交互,几秒钟结束,一次开一朵,一开即谢。互联网产品化的微信红包,一次发放多个,一人与多人交互,抢来抢去,讨论和交互更为持久。

这种交互还有传染效应。一个红包往往不是结束,而是开始。发完第一个,还会被鼓动发第二个,今天发了,明天还会发,一个人发了,其他人接着来。基本上是一段时间内花朵密集开放。

不仅如此,微信红包还将花期提前。传统红包可能集中在初一开始的拜年,也可能集中在节后的开工利是。但微信红包从除夕前两天就开始火热,高潮提前到大年三十,初一也未被冷落。

更早和更长的花期,让微信红包拥有更多时间去卷入用户,拥有更多时间让用户交互学习,拥有更多时间让用户尝试捆绑微信支付。

这得益于微信所带来的便捷。但从更大范畴而言,更是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带来的便利。相较于PC产品,移动终端与我们的身体更近。一寸短一寸险。最近两三年的互联网产品都证明,凡是移动端产品,爆发力会更强。

更早和更长的花期,对所有移动互联网产品都意义非凡。如果将自己的花期提前,在“以天为单位”竞争的移动时代,则意味着赢得了先发优势;如果将自己的花期延长,则意味着挤压了对手产品的活跃时间。

所以,换个姿势看微信红包,就会看到不一样的价值。少谈一些颠覆,少做一些贬损,有利于看清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