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上瘾?还得靠意志力来控制“邪念”

2015-07-15 08:41:27 点击数:

近些日子,苏珊·巴特勒(Susan Butler)与多数人一样,总是盯着自己的智能手机不放。但与多数不一样的是,苏珊也采取了一些措施,例如从一家名为Ringly的公司购买了一个195美元的铃铛。Ringly公司宣称,这种铃铛能够“让用户把手机放在一边,并让自己的精神放松休息一下”。

Ringly公司的做法就是将此铃铛与智能手机过滤器连接起来,这样用户就能够让Gmail或Facebook等通知消息不发声,而且还能够发挥重要的提醒作用,如同来自保姆的文本短信那样,可以让该铃铛通过发光或振动等方式起到提醒用户的作用。

苏珊是一位27岁的女士,生活在得克萨斯州的奥斯丁,其工作就是为小企业提供技术咨询服务。苏珊表示:“但愿这能够让我的手机与手之间产生一些距离。”

如今,手机已经快速地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占据着重要地位,人们几乎很容易忘记手机仍是一个相对新颖的技术。八年之前,第一代iPhone面世。如今,市场研究机构eMarketer的数据显示,几乎一半以上的美国人都拥有了自己的智能手机。另有数据显示,目前人们每天几乎花费近三个小时的时间来看移动屏幕,而且这还不包括他们利用手机通话的时间。

据美国银行近期有关智能手机使用状况的一项调查显示,约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他们“经常”查看他们的智能手机,略超过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躺在床上会将智能手机放在身边。那些习惯已经激励了人们的自我反省,以致于一些新公司也找到了一些商机,从而帮助人们减少在手机上花费的时间。

英国公司Kovert的创始人凯特·乌恩斯沃斯(Kate Unsworth)表示:“科技发展得如此迅速,以致于我们已经无法控制自己,而且没有人驻足思考这会对我们的生活产生何种影响。”Kovert公司也打造一些高科技产品,以此来减轻人们分散注意力的状况。诸多的减轻人们分散注意力的产品最终演变为越来越多的“可穿戴技术”产品。像Apple Watch这样的智能手表旨在敦促人们更少地查看手机。上个月,谷歌和Levi公司共同宣布,计划生产一系列高科技服装,从而让人们做一些诸如通过拍打外套袖口就可以关闭电话铃声的事情。

Levi公司负责全球产品创新业务的负责人保罗·迪林格(Paul Dillinger)表示:“如果有机会让我们所喜欢的服装来帮助我们加速进入最好的最有必要的电子领域,同时还能够让我们在就餐时保持与他们的眼神交流,那样才是真正的价值。”

有一款名为Offtime的应用,其主要功能就是限制用户使用那些过度使用的应用,同时还记录用户的行为并制作出有关用户在手机花费时间量的表格。另外还有一款应用,名为Moment,这款应用主要就是鼓励用户将他们的手机使用情况分享给好友,以此让用户参与到一项游戏之中,这项游戏主要就是查看哪位用户使用手机的时间最短。除此之外,纽约的一位设计师最近还完成了一项针对Light Phone手机的众筹活动。Light Phone是一款尺寸只有信用卡大小的手机,这款手机除了拔打和接听电话之外,再无其它任何功能。Light Phone手机“旨在让用户尽可能少地使用手机”。

NoPhone可能是最激进的一款手机,售价为12美元,看上去像一款智能手机,但只是一个手机塑料模型,毫无功能可言。在纽约一家广告机构工作的艺术总监凡·古尔德(Van Gould)表示,他与他的合作伙伴已经卖出了近3200部NoPhone手机,在古尔德等人看这,NoPhone手机就是让那些想要控制手机瘾但又担心离家时手里什么都没拿的人士来摆脱手机瘾的一种安全设备。

毫无疑问,许多NoPhone手机都是当作一种恶作剧而被用户购买,但古尔德表示,“许多人都没有将手机瘾当作是一个真正的问题,直到你也会说‘好的,他们购买一部塑料手机模型因为他们担心他们的好友’之时。”

位于旧金山的加州大学的神经学和神经系统科学教授亚当·加扎利(Adam Gazzaley)表示:“有些人会说,‘等等,我们喜欢这种技术,但是似乎成本太高了。’”

在应用之前的那些日子里,用户想要知道一些情况时,总是通过网络搜索来解决,不过就是那么回事。但如今,互联网越来越趋向移动化,企业在追踪用户的历史与喜好方面也越来越老练,与此同时,科技也很少再以通过谷歌搜索进行“拖拉”为主,而是更多的以智能手机通知等“推送”为主,这种趋势不容忽视,因为它们能让我们的手机发光或发声。

一些产品正在努力找到平衡,就像Google Now那样。Google Now是一种语音助手,主要使用类似于地理位置、Gmail以及浏览行为等数据信息来预测用户下一步的需求和行为。此种创意的一部分就是在用户需要的时候发挥作用。对此,谷歌负责产品的高级副总裁桑德·皮采(Sundar Pichai)表示:“如果我可能会忘记我孩子的生日,那么我会用手机来提醒我,直到我记着这件事为止。”

这当然会有重要的意义。用户越依赖于谷歌来提升他们的生活,就越会使用像谷歌日历和谷歌电子邮箱之类的应用。与此同时,谷歌越理解其用户,就越能定制自己的广告引擎。

皮采的哲学理念就是为用户提供大量的选择,并让用户自己选择。皮采表示:“我们需要设计以用户为中心的产品,这样用户就能选择适合自己生活的方式。这是用户的选择,我希望能够谨慎一定,而不是约定束成。”

但是,据堪萨斯大学的心理学教授保罗·阿特切利(Paul Atchley)认为,由于人类的两大基本理念的推动,智能手机也成为了一种强大的发送机制。阿特切利认为:我们总是希望找到新颖有趣的分散注意力的方式,我们也总希望弄清一项任务。阿特切利还表示:“通过这些设备,你们能够获得一种感觉,就是在短暂的时间内能够多次完成任务。”

与我们当中的诸多人士一样,当巴特勒参加完会议或者是看完医生之后,她就会发现自己需要浏览社交媒体更新消息。她还有一个习惯,就是打开网页、关闭网页,然后又打开网页,以此希望总能看到新鲜的消息内容。无论是不是上瘾,对巴特勒而言,这足以需要寻求Ringly的帮助了。

阿特切利是一个多疑的人。他表示,手机上瘾是一个极度私人的问题,成功的治疗方式就是要拥有控制我们自己邪念的决心,而不是将它交给信息过滤器。

科技与生活一样,小小的意志力却能够起到巨大的帮助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