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焦点

为何苹果手机坚持不放弃“刘海”?内置元件太多 攸关AR雄心


浏览量:87

最近有调查显示,对于苹果是否应该保留这个刘海,还是应该把它换成打孔,果粉和分析师们各有不同意见。

苹果已经发布了最新款iPhone 13系列,与去年同样分为四款机型。其中,iPhone 13 Pro和iPhone 13 Pro Max被定位为符合好莱坞名导斯皮尔伯格要求的专业级拍摄设备,而iPhone 13和iPhone 13 Mini的电池比前几代更大,令人印象深刻的摄像头传感器稳定功能更是只有iPhone 12 Pro Max才配备。


但有一个相同的设计把所有的iPhone联系起来,那就是屏幕顶部的刘海。每年,我们都在猜测苹果是否会最终摆脱这款已有近五年历史的设计,让Super XDR OLED屏幕完全展开,就像最好的三星手机上的OLED屏幕那样。


最近有调查显示,对于苹果是否应该保留这个刘海,还是应该把它换成打孔,果粉和分析师们各有不同意见。部分支持者认为,这个刘海给iPhone带来了与众不同的外观。其他人则表示,苹果应该彻底抛弃刘海下面用于解锁解锁手机的Face ID功能。


然而,iPhone 13的更新表明,苹果确实知道这个刘海是妥协的结果。这颗痣被定位为美丽的标志,但苹果这次把它缩小了20%。你需要把iPhone 12和iPhone 13放在一起观察,才能看到变化,后者的刘海宽度明显小于iPhone 12。但深度似乎更大,进一步侵蚀了屏幕,限制了应用程序和游戏的可用屏幕区域。


刘海下安置大量元件

然而,这也是苹果的无奈之举,尽管刘海尺寸减少20%仍会令人分心,但苹果不会再向安卓手机的打孔靠拢了。与此同时,苹果距离实现三星Galaxy Z Fold 3等手机的屏下摄像技术还差得远,这些技术本人依然存在缺陷。


这里的问题是,苹果无论如何都不能用打孔来代替刘海,因为其下面不仅仅只有摄像头。以前几代iPhone的刘海下内置了自拍摄像头、环境光传感器、扬声器、麦克风、接近传感器、泛光灯、点投影仪以及红外摄像头等元件。


Face ID需要上述元件支持才能正常工作。比如,泛光灯将人眼看不见的红外线照射到用户脸上,点投影仪在上面投射了数千个更明显的红外点,红外摄像头可以看到这些圆点形成的图案,帮助iPhone识别面部轮廓图,以便无论是在光线充足的空间还是黑暗的房间里,都能准确识别用户。


在我们可能会质疑上述任何元件是否应该存在的情况下,刘海和Face ID是相互依赖的整体。Face ID功能很棒,但它真的有存在的必要吗?


苹果也不能否认,其竞争对手的指纹扫描系统在安全性或用户体验方面也都非常棒。无论是在屏下还是其他地方,指纹扫描的速度都快得令人惊叹。苹果在其他设备上也使用了这种系统,包括iPhone SE和新款iPad mini。2013年发布的iPhone 5S首先让该功能变得流行起来。


苹果可能会辩称,其Face ID系统比指纹识别的方法更安全,但安全专家对此却看法不一,如果苹果计划将其作为一项关键业务功能出售,你可以想象Face ID也会出现在MacBook、iMac以及iPhone上。


实际上,微软似乎对这个领域更感兴趣。Windows 10的Hello安全登录功能支持英特尔RealSense 3D摄像头。Surface Laptop 4等笔记本电脑配有红外摄像头,它使用的技术比Face ID更初级,但最终与Face ID类似。


除了充当安全措施和快速解锁手机的方法之外,苹果手机刘海可能还有更多潜力有赖发掘。苹果在iPhone 13发布会上谈到的几个核心功能,都指向了该公司路线图中某些永久性重大转折,但我们目前还不太清楚细节。


刘海攸关苹果AR雄心

这一切都取决于增强现实(AR),但并不是以我们今天所感知的形式。苹果正在寻找支持AR的硬件的新用途,这些硬件将让我们怀疑,如果没有它们,我们将如何生活。


苹果还没有找到方法,但对AR的痴迷显而易见。苹果A15仿生处理器的大部分焦点都集中在其神经网络功能上,尽管它在直接吸引iPhone 13潜在买家方面出力甚少。对于16核神经引擎的前景,普通人的反应似乎并不热情。


然而,苹果距离实现其AR雄心越来越近了。iPhone 13系列的“电影模式”就是AR硬件的体现,前提是它在创建深度图时使用了iPhone 13 Pro的激光雷达传感器。此功能允许用户在拍摄视频后,综合创建和更改视频中的背景,以模拟专用摄像机或带大光圈镜头的无镜或单反摄像机效果。它需要即时制作详细的深度图,而这正是激光雷达所能提供的。


苹果扩展了“电影模式”,摆脱了自2018年华为Mate 20 Pro起就有的安卓视频模式,并对这些模式进行了增强。与此同时,苹果甚至聘请了奥斯卡获奖导演凯瑟琳·毕格罗(Kathryn Bigelow)和艾美奖获奖摄影师格雷格·弗雷泽(Greig Fraser)为“电影模式”代言。苹果表示,这不是AR技术炒作,而是真实而重要的。


苹果对AR技术的痴迷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儿。还记得2018年的表情符号(Memoji)吗?那就是AR。你有没有看过苹果2017年的ARKit演示,这是苹果为数不多的几次似乎对手机游戏隐约兴奋的演示之一?那绝对也是AR。我们在这里看到了快速进步。苹果剥离了AR的时尚表层,相信或希望它的核心有些令人惊叹的东西,而不是那些表面上看起来很棒但实际上并不有趣的游戏和Memojis。


然而,如果没有刘海和激光雷达,或者没有它们的替代品,苹果就不能做到这些。它们是促使苹果取得进步的工具,这些进步将确保未来几代iPhone的增长。而且,竞争对手在这个领域的涉猎并不多,这也是有帮助的。还记得在2019年,无数安卓手机上的深度计算“飞行时间”摄像头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然后几乎没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最后基本上被遗忘的先例吗?


谷歌对AR反复无常的兴趣意味着,就目前而言,这是苹果的游戏。但有时你会希望苹果更像谷歌,这不是因为它对待隐私的方式,也不是因为当你掀开谷歌看上去友好的盖子时,你会发现它那充满广告和算法的吞噬世界的大嘴。但谷歌最重要的软件功能出现在任何手机上之前,就已经在其人工智能博客上公开发表了许多细节。而苹果倾向于保密。


我们可以猜测,苹果可能在其感兴趣的其他领域也有计划。也许它想使用AR摄像头技术和机器学习来分析你胃上的奇怪皮疹,你脖子上的肿块,作为HealthKit的一部分?这就像WebMD,但最终结果是预约医生,而不是在Reddit和Mumsnet上焦虑地发帖。也许刘海和激光雷达可以帮助远程分配理疗,无论有没有医学专业人员的指导?


也许苹果汽车的推出已经不远,多年来我们看到的AR功能是苹果工程师为自动驾驶汽车的智能摄像头所做工作的副产品?


大型科技公司的成功往往源自成千上万个破碎的原型,他们探索了无数的死胡同、时机、运气,并花费了大量的金钱。苹果正在玩AR的长期游戏,希望我们在2021年谈论它的方式很快就会看起来像网站地址开头的“https://www”部分那样生硬而显得过时,也许这很快就会得到回报。


本文来自“腾讯科技”,审校:金鹿,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