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焦点

淘特上线微信扫码付,双十一前夕等待互联互通的临门一脚


浏览量:37

微信一旦开放生态,淘特则有机会与拼多多获得同样庞大的流量入口,下沉市场的电商格局或将重新被搅动。

“每两天发一封邮件。”淘特(原淘宝特价版)如此形容与微信互联互通的沟通进展。


10月9日,在淘特的媒体沟通会上,阿里巴巴副总裁、淘宝C2M事业部总经理汪海表示,自今年2月起,淘特就向微信提交了小程序和微信支付申请,但仍停留在审核中。


与此同时,淘特正式上线微信扫码付,目前淘特是通过和微信有合作关系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实现与微信的互联互通。


在过去中国互联网数十年的商业进化中,巨头阿里与腾讯之间早已筑起了一道“看不见”的高墙,各自形成派系,将对方的业务隔在高墙之外。


如今,中国互联网反垄断的风暴到来,工信部要求各平台解除屏蔽“互联互通”的背景下,淘特隔空喊话微信一举,底下实则暗流涌动。


作为阿里旗下主打性价比的独立电商平台,淘特已经借助淘宝完成了冷启动阶段。阿里最新财报显示,淘特APP目前的年度活跃消费者已经超过1.9亿,从用户量级上来看,淘特已经成为仅次于淘宝天猫、拼多多、京东的国内第四大电商平台。


淘特的战略使命是为阿里生态带来新用户,以及攻占下沉市场。结合阿里Q2的战略亏损和未来资本倾斜来看,淘特承担着阿里巴巴未来电商业务的关键战略之一。


微信作为国民级应用,下沉市场的用户与其深度绑定,如果突破微信支付的封锁,不仅意味着淘特成功扎根最适宜的流量生长土壤,向竞对拼多多的腹地发起进攻,还将是腾讯体系首次向阿里的核心电商板块开放。


对于进入腾讯社交生态后,能为淘特带来多少增量,淘特产品负责人邹衍在会后接受包括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淘特的产品可通过单聊分享给微信好友,点开进入H5页面,但由于此前没有技术储备和产品研发的经验,现在来看H5的效果并不明显,“以前我们的成长默认不依赖微信,但如果接入了,可能会是一个新的增长机会点。“


下沉市场,是阿里需要重新自证实力的一场商业之战。


早在2014年起,阿里巴巴就曾提出“千县万村”计划,但作为最早进入农村市场的电商巨头,此后阿里的战略重点转向消费升级及新零售,并在与京东的对战中,忽视了缝隙中成长起来的拼多多。


在拼多多上市前后,其增长速度超出了阿里的预料,于是阿里先后派出聚划算、天天特卖、淘宝特价版围剿拼多多。2020年3月,淘宝特价版推出独立APP,其主打工厂采购和低价,在与1688全面打通后,阿里将积累多年的商家资源引入淘宝特价版。此外阿里巴巴还成立了C2M事业部,以支持淘宝特价版的商品进入市场。


问世短短一年多时间,淘宝特价版迅速成长。2020年7月,淘特的办公地点从西溪园区独立出来,搬到了西溪堂。在阿里内部,淘特获得了“经济特区”之称,业务发展也获得了张勇的关注。今年5月,淘宝特价版正式更名为“淘特”, 与淘宝做出分割,完成了组织架构、产品及业务系统的全方位独立,战略定位也已二次更迭为“最具性价比的电商平台”。


而从打法上来看,淘特在货品端专注于源头厂货以及农产品,运营端同样采用补贴战术,可以说几乎与拼多多的打法相近,在下沉市场相遇,双方无疑将迎来一场正面对抗。


数据也证实了这一点。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6月,淘特用户中78%与拼多多相重合,这意味着淘特1.9亿的活跃消费者中将近8成来自拼多多。


尽管目前淘特与拼多多的体量还相差甚远,在会后采访中汪海表示,目前淘特用户端的数据仍在高速增长,整体的发展速度一点都没有变慢,“甚至淘特的消费者已经越来越下沉到县乡地域,走得越深,我们对消费趋势也会更了解,在满足下沉市场消费者的方向上,我们会比过去一季度走得更快、更深。”


在获客的创新打法上,邹衍认为,拼多多的“砍一刀”实际借用了微信红利,结合社交关系链和极致低价的货品,找到了差异化人群。“但时代已经不一样了,微信红利我们借用不上,因此需要找到自己的增长手段。例如合理利用集团的力量进行冷启动,以及做信息流媒体投放、运营玩法等等通用的增长方式。”在邹衍看来,淘特才刚刚起步,未来获客空间非常大。


微信如若开放生态,淘特则有机会与拼多多获得同样庞大的流量入口,下沉市场的电商格局或将重新被搅动,但现在,淘特还在等待临门一脚。


本文来自“界面新闻”,记者:程璐CL,36氪经授权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