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焦点

MIT实验室研发出一种新设备,可以解析梦境


浏览量:9242

不要用现实中的事情来制造梦境,那会让你分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

编者按:从改善情绪到提高创造力,麻省理工学院梦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想要证明梦的力量,他们设计出能够影响梦境的产品,但此类技术的伦理还饱受质疑。梦实验室的研究者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确信自己的设备能让更多人、更多科学家了解自己。本文最初发布在Medium上,作者Tessa Love,原文标题An MIT Lab Is Building Devices to Hack Your Dreams。


纵观我们这一生,大约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是在睡眠中度过的,沉睡中的潜意识是我们未曾了解过的领域。睡觉时,我们会做梦,尽管我们不太了解做梦的原因。梦境是黑夜中可见的世界,梦里有着跳跃的故事情节,它们吸引着好几代人潜心研究。不过在很大程度上,现代科学相信梦对日常生活并没有什么影响。


然而,在麻省理工学院(MIT)的梦实验室(Dream Lab),一小组研究人员却有一些不同的想法,他们正在开发一种新的技术,该新技术能够挖掘潜意识,从而证明梦的价值。


声音和气味对梦境的奇妙影响

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流体界面组(MIT Media Lab Fluid interface Group)博士生、梦实验室研究员亚当·霍洛维茨(Adam Horowitz)说:“做梦其实就是夜间的思考。一旦你成功入梦,第二天一早的你会出现一些变化。但我们还没有就这种转变进行问卷调查等经验性的研究,也还不知道这种变化背后的原因究竟是什么。”


Horowitz和他的同事们就这些变化提出了很多问题,并希望能够回答它们。之前的研究已经表明,梦可能有助于记忆的巩固、情绪的调节和整体的心理健康,梦实验室正在做的是推动相关研究更进一步。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并不想简单地探索梦在我们生活中的作用,而是想知道当梦受到干扰时,我们的生活时会发生什么变化。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2017年,“梦实验室”在MIT Media Lab内部成立,它们正在开发一种新型开源可穿戴设备,该设备可以以各种方式追踪梦境并与之互动。该实验室认为“梦不仅仅是头脑中随机产生的想法,而是通往更深层次认知的入口”,它们想要使这样一种观点合法化;除此之外,它们还有一个更大的野心,即它们试图证明:当梦可以被破解、增强和改变时,我们现实的生活能够从中受益。


Horowitz说:“人们目前并不知道他们生命中陷于沉睡的三分之一时间也是可以改变、构建或改善自己的时间。你在睡觉时就可以完成的重要事项很多,比如增强记忆力、提高创造力、改善第二天的情绪还是提高考试成绩。”


梦实验室里最耀眼的宝石当属Dormio,它是一个类似手套的设备,能够帮助用户进入半睡眠状态(半睡眠状态即半清醒状态和睡眠状态之间的状态,也被叫做半清醒状态,此时,思维脱离现实,开始进入梦乡),并扩展、影响和捕捉这种状态,使用户在此期间能够进行更灵活的思考和自由联想,借此提高创造力。


Dormio背后的原理并不新鲜。据说,托马斯·爱迪生(Thomas Edison)、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和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í)等发明家们都有过这样的举动:拿着钢球尝试入睡,在钢球落地后即清醒,因此,他们的睡眠长期处于半清醒状态。这是意识和潜意识的边界,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可以更好地发挥自己的创造性思维。


Dormio更新了这个方法,它在用户手腕和手指上安装传感器,该设备可以读取、跟踪肌肉张力、心率和皮肤电传导,从而识别睡眠的不同阶段。当用户陷入半睡眠状态时,Dormio会播放预先录制好的音频,内容通常是一个词。在实验的最后一步,还需要记录用户的反应。


Dormio已经进行了一个样本量为50的实验,实验中,Horowitz发现音频提示的内容会出现在人们的梦中。例如,如果音频播放“老虎”这个词,用户会报告说自己梦到了老虎。除了改变梦的内容,Horowitz还发现,半睡眠状态的延伸以及与现实世界的互动提高了用户的创造力表现水平。换句话说,达利的方法确实有些道理。


朱迪斯·阿莫里斯(Judith Amores)也是梦实验室的研究员,她在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读博,目前的研究项目名为“生物香精”(BioEssence),顾名思义,试图通过改变香气使其影响更深层次的潜意识,从而改变梦的内容。这是一款可穿戴的香味扩散器,同事可以监测心率和脑电波,达到追踪睡眠各个阶段的效果。当用户入睡后进入与记忆巩固相关的N3阶段(即睡眠最深沉、最香甜的阶段)时,该设备就会释放一种预设的气味,让用户能够把它与记忆或学习行为联系起来。用户在睡眠中闻到这种气味,他们的潜意识会强化这种记忆。这个设备还有一个优点,嗅觉不像听觉或触觉,它不太容易把你弄醒。


Amores 说:“嗅觉特别有趣,它直接与大脑负责记忆和情感的部分,也就是杏仁核和海马体联系在一起,嗅觉是通往幸福非常有趣的一条途径。”


Amores目前正在进行的研究显示,BioEssence作为一种工具,可以辅助改变创伤及创伤后应激障碍相关的不好回忆。她说,在做噩梦时,通过吸入给人积极感觉的气味,“你可以在不完全清醒的状态下摆脱噩梦。”


说到这种增强梦境能力研究的前景,你可能会联想到《盗梦空间》那种炫酷的场景,但在现实中,它其实特别简单。想象一下,它类似于你在梦中会听到闹钟的声音,或者你梦里的房子在疯狂晃动(事实上是有人正试图把你摇醒),梦实验室所利用的正是我们在睡眠中“读取”周围环境的这种自然倾向。


Horowitz说:“在梦中,我们会把任何的感官输入都变成故事的一部分。”


是否是技术对思维的控制?

然而,在梦境研究的世界里,并不是每个人都对利用梦境来增强现实中的能力这种方式感到兴奋。鲁宾·奈曼博士(Rubin Naiman)是亚利桑那大学综合医学中心(University of Arizona’s Center for Integrative Medicine)的心理学家和睡眠与梦境专家。他认为,梦的重要性和力量在于梦能够自我发展。他认为,对梦境修修补补是傲慢的表现。


Naiman说:“黑入梦境的研究想法基于这样一种假设:潜意识是非智能的,它没有生命。我认为,无意识是另一种智能,我们可以从中学习,我们可以与它对话,而不是试图控制它,也不是‘介入’它,试图把它引向我们想要的方向。”


除此之外,Naiman还想知道这种干扰对睡眠状态的影响。毕竟,半睡眠状态是清醒和睡眠之间的连接点,而且十分脆弱。他认为,如果我们延长或中断半睡眠状态,我们“最终很有可能会失眠”。


尽管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并不认为这种干扰会导致失眠,但他们也意识到,梦的侵入和梦的控制听起来确实令人毛骨悚然。他们曾发布过一个名为“茧房”(Cocoon)的视频,视频中,一个人蜷缩在玻璃圆顶下,身上覆盖着电线和小型设备,这是创作者虚构的机器,它能够完全增强潜意识思维。镜头拉近,给到眼部特写,主角瞳孔中出现了梦幻般的饱和色彩,不断闪烁。这个视频让人想起了Björk(冰岛音乐人)的反乌托邦MV,而这就是重点。


Amores说:“我们希望这个视频能引发一场关于梦的技术伦理讨论。”


这段视频展示了梦实验室既有的梦境增强设备,包括Dormio和BioEssence,它承认了一个现实,即大多数与潜意识互动有关的技术都是以一种我们无法控制的方式进行的。尽管这些前沿的梦境技术非常接近技术独裁,但Horowitz和Amores很清楚,梦实验室的目的绝非控制梦,而是试图帮助我们进入梦的潜意识空间,帮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我们自己。


Horowitz说:“这更像是‘我要给你一面镜子,你用它想做什么都行’,而不是‘我要标记一些东西,这样我就能控制它’。我对反人类的研究完全没有兴趣。这绝不是希望所在。”


Amores简单地表述了自己的想法:“这是为了让人们意识到自己已经拥有的能力有多么强大。”


事实上,影响梦境的研究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了,研究人员和心理学家都曾利用当时的前沿技术来影响梦境,以达到研究目的,或者帮助人们摆脱噩梦。梦实验室旨在为科学家和普通人创造一种标准化、大众化的可以影响梦境的技术,因而他们把研究成果的软件部分在GitHub平台上开源发布,任何人都可以搭建自己的Dormio或BioEssence,比如研究失眠的团队、想记录自己梦中灵感的个人。


与此同时,Amores和Horowitz正在努力将他们的设备推广给更多科学家,提高梦研究的普遍性和便捷性。哈佛大学教授、梦研究者迪尔德丽·巴雷特博士(Deirdre Barrett)正在设计一项使用Dormio的研究,试图发现半清醒状态与职业艺术家创造力之间的关系。Barrett认为Amores和Horowitz研发的两款用于梦研究的工具售价较低、访问度较高,她对此类工具的前景感到兴奋。


Barrett说:“Amores和Horowitz团队令人兴奋的地方在于,他们研发的设备非常便宜,而且在家里就能使用,不会过分打扰到正常的睡眠。这就使预算有限情况下的大规模实验成为可能。我们不用把人带到实验室,就能获得关于梦境的更好的数据。”


这也是Horowitz希望看到的结果。他和梦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们想要的绝不是控制梦的技术,而是允许更多人进入梦、研究梦的技术。